题库版权混战还未结束,搜题软件又惹争议

争议一

学习助手 vs 学习杀手

在手机应用商店输入“搜题”二字搜索,弹出来的几家知名搜题学习软件,下载数都是惊人的海量,甚至有一家已经超过28亿次(www.dsrn.net)。

在许多学生的手机里,这样的搜题App往往不止一个。

遇到难题,打开搜题App查一查,答案即刻“映入眼帘”。省去了苦思冥想的时间,作业自然能完成得又快又好!

当学生体验到第一次的“便利”后,这种充满了“科技感”和“直达式”寻求答案的方式,往往便成为了难以舍弃的捷径。

为了更好地服务用户,各大软件还在相互竞争中不断升级:

过度依赖搜题软件后,学生是真学习还是抄作业?此类App到底是帮助孩子学习还是助长了他们的惰性?

事实就是,这条“由利转弊”的界线十分模糊,因人而异:对于学习态度端正的学生,他们可以在做完作业后对答案批改。遇到实在解不开的难题,不必等着向老师请教,方便进行自主学习。

对于那些自制力比较差的学生,这无异于一场“灾难”。搜题App很容易成为他们的抄作业工具,以前没有App的时候他们抄同学的,现在有了App抄得更方便了。长此以往,学习习惯被破坏,学习惰性大大增加。

一边,学生“甘之如饴”;另一边,老师家长们无比忧虑。

老师的声音

教学失准、失焦

搜题App的过度“帮助”,让作业失去了原本的检测作用,导致老师难以判断学生的真实学习水平。有老师反映:“作业交上来,80%的同学都做得非常好,但一到考试,很多题型经常有50%的人没掌握。”

答案“超纲”

一道题通常都有多种解法,初中一年级的数学题,可能用高中的知识点就可以出现另一种解答方式,而用大学的知识点可能就会延伸出更高深的解答方式。

然而对于搜题App来说,它只能识别题目,无法识别使用者现有的知识水平。破坏教学规律的解题方法,并不能真正帮助学生掌握应会知识,只能让他们在似懂非懂中应付了事。

学习态度浮躁

还有老师抱怨,学生的心浮躁了!他们懒得辨别答案是否是课堂上所学的内容,只要是App上搜索出来的就全部抄写。“才刚开始学高中函数的学生,交上来的答案就已经是在用导数写的过程了。”

家长的声音

对于家长而言,搜题App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辅导孩子课业的压力,家长也能参考一些解题过程,有的放矢地辅导低年级孩子作业。

但是有家长发现,搜题App的答案正确率并不理想。此前有报道称,部分软件推出了兼职答题业务,符合条件的大学生可以通过“抢单”答题挣钱。由于答题者的水平参差不齐,不少答案并不正确,甚至对学生有误导作用。

更严重的问题是,许多孩子搜题是假,网上冲浪是真。比如有家长吐槽,自己的孩子借着搜题名义获得手机支配权,结果被自己发现是拿手机刷微博和登录社交软件。

解题,本不是为了枯燥的刷分,更不是为了完成“无意义”的作业。

“解题”作为教育过程之一,意义绝不只是得到一个答案,而在于思维方法的训练、意志品质的锻炼、创新精神的培养,很多人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最终解出难题时会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原因也正在于此。

从不会做到会做,从会做到会思考,这应该是一个学生在解题中真正学到的东西。

如果一些学生因为对搜题App产生依赖,从此养成抄作业的习惯,这显然就违背了使用搜题App的初衷。搜题App应该帮助学生学习,成为学生的“学习助手”,而不能成了扼杀学生学习动力、独立思考能力的“杀手”。

没有有效思考加入的学习是“假学习”。纠正学生利用搜题软件完成作业的“假学习”行为,老师和家长需要相互配合,需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

要帮助学生端正学习态度

利用搜题软件抄作业的学生,可能是学习能力不足,对作业应付了事,可能是对学习有投机心理,没有养成思考的习惯,是学习动机和态度出了问题。

因此,老师和家长要通过课堂教学和家庭生活,引导学生充分认识学习目的,端正学习态度,增强学习的内驱力。要让学生认识到,作为知识形态的概念和原理,是人类思考的成果,思考是学习之母,作业是对概念原理的运用,要通过思考独立完成,否则就是自欺欺人。

要改善作业布置方式

作业布置应该有利于学生展现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不可只看结果、不重过程。老师可以多多利用好当堂作业和当天作业两种形式。

当堂作业以巩固当堂所学知识为主,在老师监督下,让学生当堂完成,不给学生使用搜题软件的机会。当天作业以巩固当天所学知识和方法为主,可让学生在课后服务时间完成,班主任和任课老师加强督查,严禁学生利用搜题软件完成作业。

需要带回家的作业,可以突出实践性、探究性,这类作业没有现成答案,但要综合运用各科所学知识解决问题,学生在解决现实问题的过程中,既提高了思考能力,又巩固了课堂所学知识,可谓一举多得。

争议二

题库的版权属于谁?

在作业帮、题拍拍、小猿搜题等一众搜拍产品激烈竞争背后,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再次浮现:题库的版权属于谁?

事实上,这个问题从未远离。在线题库菁优网起诉网络文库豆丁网侵犯著作权案作出判决,这起案件延宕多年,经历了一审、二审和再审,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再审判决中,认定菁优网组织答题老师作出的答题解析具有独创性,应受著作权法保护。

同样是题库相关的另一起案件中,在线艺术教育机构音基100网起诉微信公众号“艺习微课”侵犯其试题的著作权,最终,“艺习微课”为私自上传1885道音基100网的题库付出了赔偿10.8万元的代价。

这两起案件代表了目前关于试题版权的典型争议和司法取向:整套试卷一般被认定为受著作权保护的汇编作品,且侵权的判赔额度越来越高,这类案件一般出现在题库类产品中;相比于整套试卷,单个题目一般难以被认定为作品,但题目的解析如果具有独创性的点评、分析,也可受著作权法保护,这奠定了拍照搜题类产品的内容壁垒。

实际上,不管是题库还是拍照搜题产品,都需要数量以千万甚至以亿计的题库支撑,各个产品的题库内容难免出现版权争议,这伴随着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的始终。

题库产品版权混战

2003年的新东方与ETS之争,被认为是国内试题版权第一案。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是世界最大的私立非盈利性教育考试和评估机构,其将开发的TOEFL试题、GRE试题进行了著作权登记。

新东方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大量复制了上述考试试题,并将试题以出版物的形式公开销售,被ETS以侵犯著作权起诉。

案件虽然以新东方败诉且巨额赔偿告终,但却从此开启了ETS与国内出国考试培训机构的正式合作。在以前,ETS拒绝在国内出版试题,新东方只能通过考生回忆得到TOEFL和GRE试题再进行培训,但此后新东方和ETS达成战略合作,获得了最新最全的题库授权。

如果说ETS所开发的TOEFL和GRE试题具有独一无二的特点,那么当近年来在线题库产品出现后,数量浩繁的中小学习题、试卷纷纷上网,引起了题库产品之间的混战。

2015年,学科网起诉猿题库,称猿题库侵犯了汕头市金山中学授权学科网的7套试卷的独占信息网络传播权。结果,法院判决猿题库赔偿学科网经济损失3500元。

到了2016年,猿题库又起诉学科网,称学科网侵犯了成都市崇庆中学授权猿题库的6套试卷的独占信息网络传播权。这一次,法院判决学科网赔偿猿题库经济损失4000元。

题库产品的试题大多数来自于合作学校上传或委托创作。比如,猿题库起诉学科网案中,猿题库在2015年10月20日就拿到了崇庆中学的授权,虽然学科网也在2016年6月28日拿到了授权,但因为是在猿题库之后,因而败诉。

在赛道刚刚形成时,争取更多的学校授权是机构的最大壁垒,但当市场格局稳定之后,各个机构之间又会相互合作,共享题库,竞争转向给用户匹配精准试题等能力。

学科网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学科网拥有1100万道中小学试题,绝大多数来自于合作学校上传,加上与其他机构的合作题目则超过1亿道。“现在行业内的合作比较积极。”

答题的独创性

拍照搜题的版权争议则有不同,因为拍搜产品往往是对一道题目进行识别、匹配。

“对于某一道题目,尤其是有唯一答案的题目,一般不认为是受著作权保护的作品,除非是‘看图说话’这样的特殊题型,这时候题目中的图画有可能就构成一幅美术作品。”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丛立先说。

但拍照搜题产品往往给用户搜索到的题目提供详细解析,而非标准答案,这个时候,题目解析是否受著作权保护?尤其是题拍拍推出北大、清华名校生免费解析服务后,这些真人解析成为拍搜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更让这个疑问备受关注。

在以往,题目解析在司法实践中屡屡不被认定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2016年,学而思起诉了上海一家校外培训机构乐课力培优,理由即包括乐课力培优在微信公号里提供了第13届“小机灵杯”决赛3-5年级试题解析,而这些解析是学而思组织老师解答的。

审理此案的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认为,著作权法只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这是著作权法的基本原理。

判决书写道:对于本案的杯赛试题的解答,能够用于描述解题方法的词汇和方式很有限。在此情况下,用来描述解题方法的“表达”和解题方法的“思路”发生了混同,如果将对解题方法的语言描述作为“表达”加以著作权法保护,会导致“表达”所依附的解题方法这一“思想”本身也被垄断,这显然是一种不合理的垄断。因此,法院没有支持学而思的请求。

2017年,在线题库菁优网起诉另一家在线教育机构乐乐课堂,称后者抓取了菁优网享有著作权的生物学科试题解析。乐乐课堂则认为,在答案确定的情况下,试题的分析、解答、点评的选择和编排也是固定的,不具有独创性,因此不能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此案经过长时间审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9年10月作出一审判决认为,菁优网主张单独构成文字作品的具体分析、解答和点评内容,都是围绕题目的设置,结合客观的生物知识和正确答案,对所考察的知识点给出的一般性阐述,文字内容相对简单,且均为一般的通常表述,除所阐述的客观知识外,遣词造句中并没有体现出作者的个性化取舍和选择。

该案近日二审结束,双方达成和解,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

不过,另一起近日宣判的案件体现了关于题目解析不同的司法动向。2017年高考结束后,菁优网组织答题老师对文科数学全国卷进行了解析,菁优网还申请了作品版权登记,但这套解析出现在了豆丁网。

此案经过一审、二审和再审,关于这套题目解析是否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法院的态度经历了认可——不认可——认可的波折。

进行再审的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如果菁优网仅以高考数学试题题干及解答,要求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难以得到法院支持,但对解题思路的分析及对试题考查目标、题型难度、注意事项的点评等内容,只要存在智力投入,具有一定独创性的对试题的分析点评等内容,一般应作为作品保护。

“著作权法对作品独创性的认定并没有设置过高的门槛,从国际立法来看,对独创性的要求都是有或无,而不是多或少,这在我国刚刚修订的著作权法中再次加以确认。”丛立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题目解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先例一开,对于拍照搜题产品无疑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尤其是推出真人解析的产品,只要在解析中强调点评、分析的独创性,就有可能受到法律保护,从而构筑产品的内容壁垒。

造成知识的垄断?

知识产权已成为在线教育行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议题。教育部等十一部门2019年9月印发的《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专门要求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该指导意见提出,依托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完善在线教育知识产权服务机制,在知识产权创造、转化、交易、托管、权益维护等方面提供专业服务。依法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违法犯罪行为,推动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2019年7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通报了国内首例网络培训平台题库侵犯著作权刑事案件。

据介绍,该案犯罪嫌疑人张某、邱某在上海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任职期间,私下成立公司并注册一个名为“考证在线学习平台”的网站,在未经所在公司许可的情况下,私自复制其网上培训平台题库作为该网站的后台题库,通过向用户出售学习卡等方式进行牟利。经审计,截至案发时,两名犯罪嫌疑人非法获利共计120万余元。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之中。

从法律角度来说,丛立先认为,一套试卷更应该被认定为汇编作品,即体现了作者在选择和编排上的创造性和体系化。

在试题版权纠纷案件中,侵权方往往辩称,如果对争议试题或解析加以版权保护,容易造成知识的垄断,妨碍正常的教学、研究工作。

“著作权法已经规定了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其作品的情形,比如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以及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等,也就是说,法律已经给为了公共利益的合理使用留出了空间,侵权方不能以此为借口侵犯别人的知识产权。”丛立先说。

题库版权纠纷伴随着这个行业的发展历程始终,且诉诸法庭的只是冰山一角。在菁优网诉乐乐课堂案中,菁优网表示,乐乐课堂网站上针对81325道生物试题提供了与菁优网中相同内容的试题解析。但可能是限于财力、精力,菁优网只公证了其中的128道。

由于题库已经采取数字格式存储于服务器,题库侵权方法往往是爬虫复制。因此,主要的题库、拍照搜题产品的用户协议中,都明确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使用任何机器人、爬虫程序、其他自动设备,或手动程序等来监视或复制其内容。

来源:网络综合

主营产品:建筑钢材和结构件,施工设备和工具,采掘设备,采矿机械及配件,压铸、锻造模具,钢板,防撞设施,通用零部件